Monday, December 22, 2014

我的Q字商標




有些人問我為甚麼公司叫做arQstudio,熟識我的朋友便不用多解釋,我的花名是阿Q,非因我的性格像魯迅筆下的阿Q,而是因為我的中文名字叫陳麗喬,「喬」在香港的環境中比較特別(在我爸媽的老鄉,便比較常用),朋友不知從何時起便為我改了這個花名,我拿了博士學位後,更有人開玩笑,叫我做阿Q博士(日本有一套著名漫畫IQ博士)。我不介意這個名字,寫起來挺簡單的,也因此,我有收集Q字鎖匙扣和飾物的喈好,更試過把它做成一個門把,連在羊城晚報創意版寫專欄也改名為阿Q創意特區(也因我來自香港特區)。

在我設計的公司標誌中,明眼的便可以看出arQstudio 的Q字是一個中文的「因」字,因為我相信好的設計都應是「因地制宜」的,好的老師也應「因材施教」,而人生都是一場又一場的因緣際遇。
我選用花名而非自己的名字,除了arQ讀起來很像archi外,也希望公司名字對外人來說,並不會覺得這是我個人的,好的公司都是團隊協作的成果,而日後自己不在時,對公司的存亡也不會帶來太大的影響,亦因此,arQ 的中文譯名是雅橋,而不是阿喬,有趣的是,沒想到做橋可能真的會成為我們的強項。

 







為什麼要創業?

有些人創業是為了自由,有些人是為了想發達,有些是達成自小以來的夢想,我是為了甚麼呢?

我知道這全都不是,即使長大後也沒想過創業,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我知道希慎不是我的終點,這不是我情之所歸,我喜歡設計,人生的路途上,遇到的人和事,冥冥中就把我推到創業的路上,能做出希慎廣場的作品,我無悔今生,但它也把我帶到打工的盡頭, 與其因高薪厚職,舒適環境而躲懶,不思進取,不如趁還有一點力氣的時候,盡一點力,讓今生無悔,誰知下世是否有幸,能否投胎進一個有能力的軀殼中。若然創業成功,可能達成夢想,創作出一些不朽的作品,成為一個歷史留名的設計師,影響著未來,就如多生了一個孩子,把有限的生命延續下去,有自己的員工,也可以把自己多年學來的知識傳授給下一代。如果生意成功,更有可能名成利就,擁有自己夢想的品牌、團隊、辦公室、進一步改善生活的條件。

創業,雖不是積年的夢想,但分析下來,也該適合我的。

我對所有事都充滿了好奇,遇到新東西,新的挑戰,有著莫名的興奮,很樂意學習,保持與時代接軌, 我知這點可以令人心境長青不老。一切重頭開始,豐富人生經驗,多開一局棋,多好玩啊。


做生意,需要的創意不比設計少,頭腦要不停轉,正好給我發洩一下我的鬼主意。創業的戰場是自己選的,自不然會選自己喜歡的,做自己喜歡的事,別人的幸苦,對喜歡的人就是遊戲,終日在遊樂場內玩耍,你說有多幸福。

建築師的責任和意義 Archtiecture matters




作品有形 作品即人品

空間無形 空間即人間

- 陳麗喬

我作的這幅對聯,成了雅橋創作室的座右銘,因為建築對我來說,社會意義重大。

它不但花費大量人力物力來建造和營運,耗上人類一半的資源,它更是人生的舞台,直接影響著人們每天的生活,所以每位建築師都責任重大,作品就像一面鏡子,反映著他(她)對別人的關懷。

This couplet summarizes the mission of my design studio, arQstudio.

Architecture is:
Where life happens;
Where architects show their care and love for people.  

- Chan Lai Kiu

我又再做高齡產婦了

五十二歲高齡,當然不可能是真的生孩子了,生的是我新的事業。

高齡第一個問題,當然是精力已不如前,比較易疲倦,有時也弄不清是自己懶惰,還是體力不足,做事拖拖拉拉,決心不足,我要好好的反省,重整生活的秩序,因為現在自家作主,不用向別人交代,更不用遵從別人訂立的規矩。

另一個困難,該是由昔日的一個大團隊,有多個下屬變成只有幾人,不再是前呼後擁,有秘書、有理財、有各種專才同事幫忙,許多事情都要親力親為。還有,建築條例已改得面目全非,科技也日新月異,自己必需重新學習,走到最前線,不能單靠下屬,藉詞迴避新知識、新資訊。

我想最難適應的,還是要一改惡習,昔日身居要職,尊貴的身份都是來自公司的,可以率性地選擇做事的方式,來電聽不聽,何時回覆,都不重要,但今天每個來電,都可能是一個新的機會,不及時回覆可能就是自己服務不周,不再敢任性地經常「玩失蹤」,讓人找不到。昔日自恃自己建築知識深、設計好,便以為了不起; 今天方明白,設計公司的成與敗,關鍵人物並非設計師,而是能找到生意回來的人,能聘到並能留下好員工的人,設計的水平故然重要,但這都還可在市場聘回來,反而能和顧客保持良好關係,讓客人滿意公司的服務,才是最關鍵的,所以自己必需來一次自我思想再教育,克服不喜歡聽電話的心理。

但高齡也不無好處,在我這個年紀,兒女都比較大,已不用太多時間去照顧他們的生活或功課; 財政條件也相對較好,不用為供樓、生活開支太過操心; 更早早獲得了所有需要的執業資格,不用再為考試挑燈夜讀,甚至連工餘進修也完成了,許多年前已拿到我的博士學位。

在工作方面,多年累積下來的人脈,完成了作品,已為我換來不錯的人際網絡和薄有的名氣,比較容易賺到信任,當然這也為我帶來一點壓力,希望不會辜負別人對我的期望。

要無悔今生是自己說,要做人做多次是自己選的,那就必需面對各種困難和挑戰,咬實牙根,一步一步地走下去,深信羊腸小道雖是不易走,但遠比那一目了然的康莊大道來得有趣和豐盛,誰知轉過一彎又一彎後,會否去到自己夢寐的目標。